[TCEMF-Cantonese] August Meeting: 「我還要返同工會嗎?」

各位粵語同工大家好,

無論你此刻是否想著「我還要返同工會嗎」這個問題,在未來十年裏,大多數粵語同工都必須面對這問題,因為屆時我們都退休了。其實這也是粵語堂會將要面對的處境,就是老齡化所帶來的挑戰。

八月份的同工會將是生命交流,主題是「教會的挑戰與將來」,屆時粵語組及國語組將會分開聚會。粵語組將會分享老年化所帶來的挑戰,在此先給一些思考問題讓大家想想,同工會那天一起來討論:「隨著粵語堂會老年化,我們當如何預備將要面對的其中四個主要挑戰:(1)外展,(2)牧養,(3)牧職接棒,(4)放權。」

(1)外展的挑戰:一直以來粵語堂的增長與移民人數有關,隨著近年粵語移民人數不多(假設未來也不會有大批新移民),教會增長放緩。然而在定居的移民群體當中仍有很多迷羊,特別是愈來愈多金齡人士,退休後容讓他們有時間去參予活動,也有空間去思考人生。教會當怎樣外展這些對象呢?策略與形式該怎樣轉變呢?當愈來愈多透過活動去建立關係及外展時,如何避免教會變成文娛中心呢?
(2)牧養的挑戰:隨著會友老年化,除了心靈牧養,身體的牧養也會隨年月加增,教會如何面對這些需求?事工是否要轉形?另一方面,隨著更多金齡人士信主(假設是),教會將如何培訓這些年長新信徒呢?昔日是年青人擔起大部分事工,未來如何安排呢?
(3)牧職接捧的挑戰:當粵語會眾老年化(假設外展回來的大部分都是年長人士),即使有人願意全時間事奉,待他們神學畢業,也許只能牧會五至十年。我們退休了,卻可能仍在教會中存活二三十年,屆時誰來牧養我們?是退而不休的新形式?是由外地進口粵語同工?是由國語或英語牧者來牧養我們?教會預備好牧職交接這個挑戰嗎?
(4)放權的挑戰:但凡有粵語堂會的教會,教會整體運作通常都是由粵語會眾作主力帶領,當粵語會眾老年化時,粵語人數或許不會減少,但精力將不如前,肩負整體運作的領導工作理應交給年輕一代(所謂年輕一代都可能是幾十歲人士),特別是交給非粵語會眾,但在放權及交接時,教會是否有策略去作呢?如何預備呢?這是心理與才能都需要顧及的挑戰。

以上只是一點思考方向,相信大家一起時能發揮集思廣益之效,有經驗的分享他們的實戰經驗,沒有的也可以來個腦震盪,好讓我們為這必來的挑戰作更好的預備,並且這個挑戰不是個別堂會的挑戰,而是整個教會群體都必須面對的。

約定你,八月一日星期三早上十時在仕嘉堡華人浸信會見。
粵語組陳訓民牧師啟